涨精装满肚子*紫黑色粗大h

咪乐|直播|下载 创新体制机制的关键,就是能不能履行国家级开发区的体制机制和政策。

电脑入门到精通网-专业的电脑知识和电脑技巧学习网站 0 条评论 2021-12-06 14:19

小锦在一边解释:夏小姐,这位先生敲门说是你的朋友,我就让他进来了。
    桑先生真是我的朋友,不过下次不要了,别什么人都放进来。

 文学


    小锦点点头:我去泡茶。
    她走进了厨房,我把手机照上午照葫芦画瓢,丢进了我的脖领子里。
    桑旗看着我,忽然笑了:你们总编说的没错,你是你们杂志社最不要脸的一个。
    我很无所谓地耸耸肩。
    我一个大姑娘,莫名奇妙地怀孕了,孩子不是我老公的,现在又被人当做金丝雀养在这栋豪华别墅里,我还要脸干什么。
    桑总,要么你跟踪我,要么你根本就知道我住哪。
    他平静地看着我,他的眼睛真好看,在水晶灯的照射下,都没被灯光的耀眼给压下去。
    你不知道手机有自动定位的功能么?
    哦,这点我还真忘了。
    可能我的手机太烂,除了像素高没这么多功能。
    我向后退一步:桑总,明天就能还给你了,你这么着急做什么?还是不打算兑现你的承诺。
    我晚上有一个特别重要的电话,必须接。
    我正要说什么,只觉得胸口麻麻的,震得慌。
    是桑旗的手机响了,在我的睡衣里震动。
    他向我伸出一只手:给我。
    给了他,我的筹码就没了。
    我可以帮你转达。
    我知道我过分了,因为他眼中滑过一丝浅浅的怒意。
    桑旗这个人,喜怒不形于色,如果我看出了他的愤怒,那他就是真愤怒了。
    不过,我走投无路,如果放弃了这个机会,等于我主动放弃了寻找线索。
    我不能莫名奇妙生下不知道是谁的孩子,然后被赶出去。
    我不能坐以待毙。
    所以,我拿着手机飞快地跑进房间,然后关上门。
    刚要落锁,桑旗在门外一脚踹开。
    幸亏我闪的快,不然我可能会被门板给压死。
    我看着躺在地上的门板,愣了一下,然后手里的手机便被桑旗抢了去。
    他赶在铃声快要停止的一瞬间接通了,然后快步走到露台上去接电话。
    我坐在坏掉的门口的沙发上看着桑旗挺拔的背影。
    他咖啡色的风衣融入了浓黑的夜色,整个人在神秘的夜里若隐若现,看不清他身体的轮廓。
    他一个电话打了十多分钟,然后带着满身的夜色走进来,站在我面前。
    你差点耽误了我的大事,到时候拆了你的骨头也于事无补。他声音肃杀,但是比起刚才的凌厉,稍微缓和了些。
    我抬头看他,本来他就高,现在他站着我坐着,脖子都仰着痛。
    我忽然笑了:桑总,你很了解我住处的构造啊,熟门熟路地就找到了露台在哪里。
    刚才,我总觉得哪里不对。
    坐在这里十分钟,直到他转身我才想起来,他刚才接了电话就直接走到了露台门口,伸手扭开了门然后走了出去。
    这个门是向左转的,逆时针,很变态,我刚来的时候跟它搏斗了半天,可是桑旗一来就扭开了。
    我是记者,洞察入微,这方面很多人不如我。
    他一瞬不瞬地看着我,本来抿成一道直线的嘴角渐渐上扬,浮现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有点意思。他说。
    他答非所问,要么就是没办法回答我的问题所以岔开话题。
    我向他伸出手:手机还我。
    他挑起一边眉毛看我:还你?
    我还没同意给你,现在就是我的。
    他将手机高高抛起,然后又稳稳接住,就是不给我。
    此时,手机铃声又响起,但是不是他手里的那个电话。
    他从风衣口袋里摸出另一个手机,看了一眼皱着眉头接通了:喂。
    桑桑!手机通话声音很大,里面的女声矫揉造作,嗲的让人鸡皮疙瘩掉一地。
    我的脑海里立刻浮现了一个女人的脸。
    过份饱满的苹果肌,和过份完美的欧式双眼皮。
    上午那个穿价值19998连衣裙的姚小姐。
    桑桑,你在哪里啊,我去了你家,可是你们家小保姆说你不在。
    我不在家,回去吧。他掀起眼皮看我一眼。
    想必我的存在让他的对话难以进行,不过我没打算回避,在他面前站的笔直。
    桑桑,你去哪里了这么晚了,人家等你等的好心焦,回家根本睡不着嘛!
    挂了。他简短地说了两个字,便挂了电话。
    他盯我一眼,便转身走出房间。
    我跟在他身后:你踹坏了我的房门,我也是寄人篱下,这是人家的东西,你得赔。
    他快步下楼,小碎步一连串,下楼的姿势都特别帅。
    我跟着走到门口,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声。
    虽然我没开过跑车,但是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我住在这几天都没听过跑车的声音,而且这么近,就停在门口。
    趴着猫眼看了眼,我转过头笑嘻嘻地对他说:你女朋友现在就在外面,你得想清楚了,如果出去的话你会特别麻烦。
    他也从猫眼往外看了一眼。
    我没骗他,那个姚小姐真的来了。
    我估摸着是她把桑旗的手机给定位了,所以很容易就找过来了。
    有这么个难缠的女友,真的是够烦心的。
    他的手已经放在门把手上了,又缩了回来。
    他这么聪明,当然知道出去让姚小姐看到我,肯定会闹到人尽皆知。
    他要脸。
    他转身,离我很近。
    我忽然有些眩晕,因为当他靠我近了,我便闻到那股熟悉的烟草味道。
    虽然很淡,但是很特别,所以我记忆深刻。
    他的声音在我的头顶飘忽:我要住在这里一晚。
    我迅速回过神来:你睡在我的床上都可以。
    他唇角掠过不屑又嫌弃的笑容:你倒是生冷不忌。
    你长得这么帅,我也不算吃亏。

下一篇:龙傻子的小说全文阅读|堵着不许流出来好涨
上一篇:感觉身体里的硬物又变大了|我和亲妺作爱经过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