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车污的句子秒湿 女子晕倒白眼头后仰

咪乐|直播|ios免费下载 前述不愿具名的私募投资经理表示。

   有一种被群狼给盯上了的感觉。

        强如老虎,山中之王,被黑压压数不清的大狼群给盯上了,也要发憷,猛如狮子,草原之王,一旦被多达几十只的鬣狗群给盯上了,也无计可施。

        总之,很无奈。

        这是在《功夫》爆红之前,彭向明都不曾设想过会出现的场景。

        但五十二亿的票房,却马上就把这个情况推到了眼前。

        在外面转悠的时候,彭向明已经推演过了各种应对办法,最终他还是决定,先试试看,走走金盾影视公司那位老兄的路子。

        其实要解决很简单。

        放几家进来再关门就行了。

        挑几家有代表性的大公司,常规的大影视公司,把东胜传媒和凤翔影视都拉上战车,外面的电影投资资本,选最有实力、路子最宽的,也拉两家进来,然后,好了,关门——一下子就太平了。

        没人敢耍花招,因为他们的同行里最强大的那两家,已经是利益共同体了,而他们清楚自己那些同行们手里所有的手段,震慑也好,出手解决也罢,他们已经上了车,就绝不会允许再有别人来砸自己的饭碗。

        但那往往意味着,麻烦在后头。

        资本这东西向来咬手且不说,这一次放进来了,开了门,下次你就关不住了,也不说,更叫彭向明担心的是,一旦把那些电影投资公司的钱放进来,他们很可能会得寸进尺,在项目里面给你耍花招。

        你不是总投资七个亿吗?我这边除了正常投资之外,再给你一个亿,分账的时候,你多给我结算七千万就行了!

        除此之外,我这边还有个演员,您大小的给对付个角色,哪怕露个脸就撤都行,给他开一千万的片酬,剩下那两千万,归你了!爱怎么花怎么花!

        你干不干?

        你不干,他就找茬!

        想消消停停的拍戏,没门儿!

        徐精卫、吴芸、姜浩、姚清平,都是这个圈子里的老鸟了,这种事情,他们几乎都遇上过,聊起来的时候,恨得咬牙切齿。

        但他们拿人家毫无办法。

        依托大公司之后,这一类的麻烦倒是会减少很多,但毫无疑问,他们就又会失去对自己项目的主导权了。

        而一旦丢失了主导权,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其实你也完全不知道了。

        唉!

        说到底,还是马里亚纳的盘子太小了。

        其实盘子已经不小了,业务量也已经很大了,但是崛起的时间太快,又一直都是闷头发展,跟外面的影视圈子,接触不算太多,甚至在彭向明这里,是尽力避免接触的,所以,《无间道》一朝崛起、《功夫》又二**富之后,被誉为金字招牌的自己,以及自己手里的马里亚纳,就成了一个抱着金元宝行走在闹市的小小顽童——大家都挤眉弄眼的,互相打着眼神儿,商量着抢到手怎么分割了!

        接下来,要么自己成为一座山,要么就必须找个靠山。

        “啪”的一声,彭向明的手,不轻不重地在安敏之屁股上拍了一把,“别搓了!”

        安敏之哼唧了一声,继续搓。

        “晚上在这边睡吧?”

        她亲着彭向明下巴上的胡茬,含混不清地说。

        “不了,待会儿吃完饭我就回去……还是要回去睡的!”

        “都是家!”

        “我知道都是家,所以我才想睡哪边睡哪边!”

        彭向明从她领口里抽出手来,把她那只不老实的手抓过来,握了握,攥住,揉搓着,说:“明天吧,明天过来把你喂饱!”

        “好!”

        “太太……”

        新招的保姆忽然从厨房里出来,看见这边的场景,愣了一下,什么都没问,又缩回去了。安敏之平静地喊:“你觉得怎么做合适就怎么做,不用问。”

        “嗳!”

        厨房里传来一声怯怯的回答。

        彭向明反倒笑了笑。

        天色将黑未黑的时候,饭菜已经摆上了桌。

        彭向明和安敏之在客厅吃,保姆留了些菜在厨房里,两个保姆会轮流带孩子,替换另外一个吃饭。

        带孩子的先吃。

        她在安敏之家里待了超过一年了,已经很熟,人很机灵,很会做事情,话倒是不算多,但新来的觉得自己似乎做错了事情,一边逗孩子玩,一边虚心求教,“姐,你说刚才,我是不是……我怎么觉得,彭先生不大喜欢我?”

        这个闻言笑了笑。

        俩人相处了不到一个月,但关系还行,而且对方毕竟是安总的亲戚,人也不坏,所以她也愿意稍微多说几句话、指点一下,就小声地说:“你想多啦,他哪顾得上喜欢你,或者不喜欢你?”

        另外一个愣了一下。

        这个见状,无奈地又解释说:“我知道安总是你姐,安总当然很厉害,现在替彭先生照看好大一摊子呢!不知道多少人,都是有钱人,想凑上去跟咱们安总说句话,都捞不到机会,那些电视上的大明星,在她面前就更是什么都不算,我见过好多,有大明星,也有他们的经纪人,跟咱们安总说句话都小心翼翼的,捧着呢!但是呢……你又不是不知道,彭先生的女人有好多个……”

        顿了顿,有些话她觉得不合适说,但犹豫片刻,还是说出来了,“在这些女人里头,咱们安总,并不是最受宠的!”

        见对方露出一副惊讶的模样,她把声音压得更低了些,“所以,你说什么喜欢不喜欢的,咱们轮不着!安总才够资格说,彭先生是不是不喜欢她了!懂了不?”

        另外那一个傻了半天,脑子里也不知道都过了些什么,忽然又问:“你说的,是胡同那头,你们常说的‘那边东院’和‘那边西院’吧?”

        这个闻言笑了笑,“不止呢!好多个,都是大明星,都特别漂亮!”

        顿了顿,又特别强调,“以后日子长了,慢慢的你就听着见着了!但是有一个,别多嘴。不但别多问,更是别往外说。咱们呐,就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干活儿,挣钱就行啦!为啥工资那么高?不就是养咱们一个闭嘴吗?要是往外瞎说,被查出来了,我可跟你说,这样的人家,要收拾咱们,可太容易了。懂了吧?”

        那个连忙点头,“懂!懂!我懂!你说的这些,安总也叮嘱过我的!我肯定不敢往外说,跟谁都不说!”

        但是,忍不住又问:“那……他那么些个女人,咱安总……就没意见?”

        这个闻言笑了。

        “你以后会经常出去买菜,可以留点神,注意观察一下,看看咱们这条胡同里,住的都是什么人家!”

        说着,她轻轻地抬脚,跺了跺地面,“知道这院子,多少钱吗?四个亿!”

        另外那个,瞠目结舌。

        “就这,咱们这儿只能算外宅,懂不懂?那头的那两个院子,随便哪个,都不比这个便宜,那俩连一块儿,勉强算正宅!但也不稳!”

        “赶上个这样的户,还有个男孩儿在怀里抱着,还想怎么样?别说安总,换了谁来谁不乐意?再说了,就那长相,那身架,倒贴都愿意,何况还这么着的养着?换了是你,敢有意见吗?”

        另外那个嗫喏半晌,摇了摇头,“不敢。”

        “那不就结了!”

  “你这个事儿吧,难办也难办,好办也好办!”

        时间是彭向明回国之后的第二天,晚上。

        地点是燕京这边的一家私房菜馆,倒不算太过高端,但也是一顿饭只招待一桌的那种。图的就是个隐秘不为人知。

        彭向明只带了孔泉,私底下宴请金盾影视那边,他的那位老朋友。

        考虑到对方的身份,像这种私底下的见面、吃饭,当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彼此从《无间道》那时候打交道,开始有了交情,此后一直都维持的挺不错,彭向明在回国之前就已经跟对方提前约好了这顿饭。

        为的当然就是《盗梦空间》的剧本在电影局被卡了这件事。

        剧本过不了审,拿不到拍摄许可,你天大的能耐也没辙。

        而偏偏,别看公司成立两年多了,但因为拍的片子一直都很正能量,所以剧本都是过去走个流程,就批下来了,因此倒是没怎么留意去疏通那边的关系。

        现在事到临头,也不是仓促间活动活动,就能解决的,彭向明想到的第一个办法,就是请这位老兄帮忙问一问,到底是为什么卡住的。

        是“价值观存在较大问题”,语气算是相当严重,但具体哪里、哪一块、或者是那一句台词出的问题,电影局是不会告诉你的。

        饭吃到半截,酒也一人二三两下肚了,渐渐就停了闲聊,话题就扯到了彭向明请托的事情上来。

        金盾影视的那位老兄:“我看过你那剧本了,也问了问那边的朋友,别的都不,你那男主角,是涉嫌谋杀,而且有他老婆的遗书作证!你安排一个商人,就别管他多有钱,男主角给他帮了个忙,他这边打个电话,给撤销就撤销了?罪名就没了?男主角就顺利回国了?你这怎么可能过审?”

        彭向明张了张嘴,没出话来。

        对方又继续:“还有!你故事里,是中米的两个大企业竞争,出盘外招,这个可以理解,竞争嘛!但是,弱势的是国内企业,是那个国内的老板,对吧?这也勉强得过去,故事嘛,但是,你想想,哦,咱国内的老板就这么做生意吗?竞争不过人家,快倒闭了,就出盘外招?这片子要是拿出去到国外,老外一看,嚯,中国人原来这样啊……你想想!能让你过审?”

        彭向明又张了张嘴,“我那……那的不是马里亚纳国嘛!又不是咱国内!”

        “你蒙傻子呢?到处是中国人,到处是中国字,你跟我那是马里亚纳国,不是中国!你觉得谁会信?”

        好吧,虽然之前压根儿也没觉得会在这里出问题,但是他的这个,让彭向明还真是感觉有些无言以对。

        发呆半天,一抬手,喝了一口大的,夹两筷子菜塞嘴里,嚼吧嚼吧咽下去,彭向明无奈地问:“那您,我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改呗!”

        “怎么改?”

        “找男主角帮忙的那个大商人,安排他是个本子国的,避免了吧?男主角回国这事儿,前面加上点儿,主要是花不起大价钱,请最顶级的律师,所以不敢回来。你就让那个本子答应掏钱,给他请最好的律师!所以飞机这边落地,一个电话,律师给办了取保候审,不就结了?逻辑上能有多大漏洞?”

        “也是哈!就那么简单?”

        “就那么简单!”

        彭向明愣了几愣,俩人碰过一个眼神儿,彭向明提起杯子,对方也拿起杯子,碰了一下,都喝了一大口。

        “还有个事儿!”

        “。”

        “最近我那边压力有点大,可能看中了我的片子能赚钱吧,所以……”

        “有人要整你?”

        “倒是没有!至少现在还没有,但我要是不接受外边的投资的话,接下来,我就实在是不好了。”

        “那你什么意思?”

        “我是想,要不,你们金盾给我投点钱?我也好顺便给你那边弄点政绩不是嘛!我的电影,你是知道的……”

        没等彭向明把话完,那边已经赶忙摆手,“免了!”

        彭向明不解,问:“为什么?摆明了挣钱的呀!”

        对方笑笑,“不瞒你,我们根本不考虑挣钱!”

        彭向明哑然。

        对方又继续道:“你要真想拉老哥一把,回头就再弄一部正能量的,讴歌的!最好是既有票房又有口碑,还爱了国!那样啊,才能让老哥跟着你赚点分!”

        彭向明缓缓点了点头。

        片刻后,他问:“那我现在这个局面……该怎么解决?”

        对方放下筷子,问:“都谁呀,你跟我。”

        彭向明扭头看孔泉,孔泉马上就开始报名字,都是外头那些大大小小的影视投资机构,专门跟着参与影视投资的。

        一连十几个公司的名字,有些还提了金主的名字。

        金盾那位老哥顿时了然,随口了几个名字,“这几个你不用管,洗钱的,情况我们这里是有大概的掌握的,只是呢,一来,大事儿还处理不完呢,一时半会儿的,腾不出手来收拾他们,二来,他们的盘子有限,但也的确都精的不行,真要查,还挺费工夫的。但真要查他们,他们也肯定跑不了就是了!这几个你要是担心的话,我可以安排人稍微点一点,他们就怂了!”

        顿了顿,他:“但是别的,另外那些家,我就不好插手了!这都属于正常的商业竞争,偶尔出一点盘外的招儿,也不好定性人家就是违法,主要还是你自己有黑料让人家攥手里了!……哎,不对呀,你那事儿,不是已经爆完了吗?你还担心什么?”

        彭向明“嘿嘿”地笑,“我这不是……呵呵,花边新闻多了点儿吗?”

        对方马上了然,也“嘿嘿”笑,“滋”的一声,咂了一口酒,放下杯子,:“你吧,我也是不知道该怎么,这事儿呢,其实不叫什么事儿,又不违法,这算个屁!咱们国家,对于有特殊贡献的人,一向是偏宽容一些的!更何况你是搞艺术的,又不是体制内,谁有那闲心管你这破事儿!但关键是,你太出名了!更关键的是,大家就爱看你们这种大明星的绯闻八卦!再加上,现在对舆论的监管其实挺严,既然别的地方严嘛,那在这种事情上,就总得给老百姓一个情绪宣泄的出口,对吧?所以你这个事儿,谁都没辙,拦不住!”

        这就很无奈了。

        彭向明不由得就叹了口气。


 

        不过也很好了。

        能从这位老兄口中知道了修改的方向,同时还能得到承诺,把那些走偏门的电影资金给吓走,已经是解决了天大的问题。

        至于剩下的……大不了就是被全网黑上一段时间,也就顶天了!

        自己过去还自黑呢,大不了就是更黑呗!

        但就在这个时候,彭向明正要提杯敬酒,表示感谢,对方却又忽然冒出来一句,“当然,除非你能真的进了舆论场那个大圈子,或者呢,达到了一定的程度,对国家来,你很重要了,那到时候,一定的保护,还是会给的!”

        意味深长哦!

        彭向明听得愣了几愣,马上就想追问几句,但那位老兄却看了彭向明一眼,笑笑,马上转了话题,跟孔泉聊起来了。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

        饭局接近终了,彭向明试探着:“那我这部戏,您要是也不准备投资的话,别的有什么您不方便出手去办的事情,我正好能办的,您一件,让我也……”

        那位直接摆手,“别来这一套!咱们也认识两年多了,你是明白的,我坐在这个位子上,每年从我手里过的项目、过的钱,还少啊?对吧?我要是有心这些事情,根本用不着你!你呀,回头好好琢磨一部我们能跟着进去混点成绩的片子,就比什么都好,懂了吗?”

        彭向明顿时了然。

        吃完喝完,临近散场,孔泉提前出去招呼两边的车,顺便检查一下门口有没有什么闲杂人等之类的,彭向明跟那位老兄则慢慢散着步出来。

        临分开前那一刻,他忽然凑过来,了一句,“柠檬现在好像便宜点了,哎,你平常不买菜吧?回去弄点柠檬,解酒的!”

        彭向明懵了一下,对方已经下了台阶,很快上了车,摆摆手,走了。

        彭向明却站在原地神游半天,也没闹明白他最后一句话什么意思。

        但隐约感觉,这位老哥的话,应该不是白的,或者随便的什么感慨。

        一直到回去,他如约地溜达到安敏之的院子里,交了两遍公粮,把安敏之给喂饱了,俩人闲聊的工夫,他才忽然回过神来柠檬?

        国内的五大有线电视网里,就有一家叫柠檬有线综合电视网。

        联想到那位老哥之前的那番意味深长的话,彭向明激灵一下子意识到了什么,赶紧打断安敏之的八卦,问她:“柠檬有线最近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安敏之愣了一下,“柠檬有线?哦,天宇有线最近不是想并购他吗?但是据柠檬有线内部,包括几个大股东,也包括管理层,都很抵触这次的收购,最近正吵得厉害。就是你出国这几天的事儿,我觉得跟咱们关系不是太大,就没特意告诉你。另外,你主要是还没回公司,公司那边就有简报的。”

        卧槽!

        天宇有线想并购柠檬有线?

        老三收购老五?

        倒是有点野心的样子。

        但是……柠檬便宜吗?

        顾不上别的了,赶紧抓过手机,找到股票软件,打开就查。

        我去!

        便宜个屁!

        柠檬有线虽然是五大有线电视网里最弱的一家了,却应该也是有着七八百万订阅用户的,每年光是订阅钱带来的营收,就过二十亿,再加上他们的公共频道是有广告收入的,据他们家旗下还有一家在线视频网站,也是有一定流量的,所以,嗯,最近可能是因为并购案的关系,他们的股价又被拉起来了不少,所以,现在的总市值,已经上到了四百六十多亿的高位。

        记得它每年都亏损。

        那他那句柠檬最近好像便宜点儿了,是什么意思?

        他想提醒我的,到底是什么?

        我虽然最近两年赚了点钱,但这种局,我还是入不起的呀!

        …………

        啪啪!

        “进!”

        方成钧推门进来,手里拿着厚厚一沓的文件夹,“老板,这是您要的资料!”

        “嗯。”

        彭向明接过资料,开始埋首用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