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近女领导

咪乐|app|直播 路虽远,行则必至。

作者:欲不死

文字大小调整:
    夜幕下的城市灯火通明,微风中还带着白天残留的热气,高空之上星月的光辉照不散人们的声色犬马,各处酒楼食府中还有大量的客人正在高谈阔论推杯换盏。文学社

    夜间的城市,要显得比白天繁华。

    带着一肚子疑问,张劲松辞别徐倩,离开秋水长天,在这份繁华中再一次来到黄欣黛下榻的酒店。徐倩说有一场硬仗要打,他倒不觉得有多严重,毕竟吴长顺的话还是令他心里有点底的,可是却有着太多的疑问需要当面问黄欣黛。

    不是他心里藏不住话,而是在他没把问题弄明白之前,他怕自己的决定会坏事。

    黄欣黛费了不小的功夫把武云那丫头给哄走,洗完澡正准备睡觉的时候,却听到门铃响了,不由得一阵苦笑,云丫头不会还不死心想跑过来一起睡吧?

    走到门前,她没急着开门,趴在门上往外看了看,却发现外面站着的人居然是张劲松。**,  .com**低头看了看自己这身睡衣,明显是不适合会客的,可若再换身衣服,客气倒是客气了,就是要让张劲松身一会儿了。

    略一思索,黄欣黛便作出了决断,也罢,就这么让他进来吧,也可以试一试这小子的心境。

    门打开,张劲松没料到黄欣黛居然是身着睡衣,颈下和大腿处的雪白落入眼帘,不免心神一荡,垂下目光道:“黄老师,你,你要休息了啊。”

    “有事吗?”黄欣黛看着张劲松,侧过身笑了笑说,“进来坐吧。”

    张劲松在会客室的沙发上坐下,觉得浑身不自在,想多看黄欣黛几眼,却又怕被她误会成色狼,安静地坐着跟个做错了事的小学生面对班主任似的。只不过,就算是目光没有直视,却也停留在她的大腿处不肯再往下移动了。

    黄欣黛面带微笑,对张劲松的表现还算满意,仪态大方却又不露春光地坐着,问道:“要喝点什么?”

    “不喝了,不喝了,我说几句话就走。”张劲松赶紧回答,抬眼看了看,和她目光一交错便赶紧移开,下意识地吞了口唾沫。

    黄欣黛还真没去给他倒水了,直接相问:“有什么事?”

    “那个,黄老师啊,是这样的。”张劲松觉得自己很紧张,想要放松一点,可是越想放松就越紧张,在路上准备好的说辞都忘了,相当直白地说道,“你,你在山上的时候,跟我师父是不是说过什么事情?”

    “没说过什么吧。”黄欣黛笑着道,一脸的坦坦荡荡。

    “那,你们公司是不是不看好我们这边的投资环境啊?”张劲松再问,目光直视着黄欣黛,脸上的紧张神色一览无余。

    黄欣黛看着张劲松,心里暗叹到底还是太年轻了,沉不住气啊!

    见黄欣黛不说话,张劲松又问:“那你给我说说,我们这边跟别人相比,差距在哪儿?黄老师,你说出来,我给领导汇报,看能不能再谈谈。”

    “这个项目是不是对你很重要?”黄欣黛问。

    张劲松迟疑了一下,才回答:“黄老师,我跟你说句实话。你们公司的投资,对我们开发区很重要。当然,对我个人来说,也很重要。非常重要。”

    “哦?”黄欣黛笑了笑,“不会没了这个项目,你就连公务员都做不成了吧?”

    “那倒不至于。”张劲松这时候已经镇定了许多,摇摇头接过话道,“不过,如果你们公司过来投资了,这个投资就算我的功劳。我们徐主任放过话,谁要在两个月之内拉来两个亿的投资,就让谁来做招商局局长。你们公司的计划,第一期投资就有三个亿。所以我等我当了招商局局长,在开发区里说话也有点用了,到时候在职权范围内,也可以给你们公司一些方便嘛。”

    “你现在还是科员吧,一下子能提到局长?”黄欣黛眨眨眼,很感兴趣地问。

    “我们局长也就是个副科级的,只是叫起来好听。”张劲松笑了笑道。

    “不管是副科还是正科,终究都是一把手啊。不合规定吧?”黄欣黛感慨了一句,又笑着说,“就算你破格提拔到招商局的局长了,可你管的是招商引资,跟落地企业就没什么交道可打了。你又能帮到我们什么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