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后,美国把阿富汗政权从塔利班换成塔利班”

海外网   2021-10-19 18:30

当地时间9月6日,阿富汗塔利班发布声明称,塔利班攻占了潘杰希尔省全部区域,但反塔利班力量“全国抵抗阵线”声称会“继续战斗”。至此,塔利班已控制阿富汗全部省份。与此同时,塔利班组建新政府的筹备工作也在进行中。

喀布尔时间8月31日凌晨,当美军最后一架C—17运输机从喀布尔机场起飞,美国的阿富汗撤军任务完成,宣告历时20年、耗资2万亿美元的阿富汗战争结束。当天,一边是美军黯然溜走,一边是塔利班鸣枪庆祝。

2001年,“9·11事件”发生后,塔利班被美国以“包庇恐怖分子”为由推翻。时隔20年,塔利班重回喀布尔,再掌政权。

历史上,被誉为“帝国坟场”的阿富汗见证了诸多帝国的东升与西落。未来,这个饱经苦难的国家将往何处去?塔利班重新掌权又将给地区乃至全球局势带来哪些变数?

“西贡时刻”——

● 又一次黯然退场

“昨晚,在喀布尔,美国结束了长达20年的阿富汗战争——这是美国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战争。”美东时间8月31日下午,美国总统拜登面向全美发表电视讲话,回答了国际社会和美国上下对其从阿富汗撤军行动的关切。

将与外国势力的长年斗争叙述为“国家主权争夺战”的塔利班,则称其迎来了一次“历史性的胜利”。塔利班发言人穆贾希德在当地时间8月31日凌晨宣布:“美国士兵已经离开了喀布尔机场,我们的国家获得了完全的独立。”

事实上,美国的撤军进程和塔利班的胜利节点高度吻合。

今年4月14日,拜登宣布,美军将在5月1日至9月11日完成从阿富汗撤离任务。7月,美国宣布将撤军截止日期提前至8月31日。与美国共同驻军在阿富汗的北约国家,也纷纷宣布启动撤军进程。

美国和北约国家的撤军决定,令2001年倒台后一直在阿富汗农村和边境地区蛰伏的塔利班,终于等到了向阿富汗政府发动全面“冲锋”的机会。自5月起,塔利班整合兵力,与阿富汗政府军,在阿全境的34个省展开激烈交战。在塔利班的迅猛攻势下,各地阿富汗政府军节节败退。8月15日,几乎一路告捷的塔利班,以合围之势兵临喀布尔城下,并控制了阿所有对外通道。

仅在塔利班逼近首都数天前才接到信报的美国和其他国家,开始匆忙撤走外交和军事人员。8月12日,美国政府宣布,派遣3000名美军前往喀布尔,以协助美国驻阿使馆人员撤离。此后,又将派遣的美军兵力人数追加到8000人。

美国仓促撤离阿富汗的画面,被一些战争观察家比喻为阿富汗战争的“西贡时刻”——1975年越南战争末期,美国派直升机将被困的外交人员从美国驻西贡大使馆的楼顶上救出的场景,与撤离阿富汗何其相似。

“最近,阿富汗局势的一个显著特点是大事不断且变化多端,超出绝大多数人的预期。尤其是美国仓促撤军,引发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此外,塔利班的快速崛起并几乎兵不血刃地推翻阿富汗前政府,掌控阿富汗局势,也让国际社会始料未及。”兰州大学阿富汗研究中心主任朱永彪在接受人民日报海外版采访时表示,美国主动退出阿富汗,是一种不计后果的“甩包袱”行为。此外,伊斯兰国阿富汗分支等极端恐怖组织制造机场大爆炸事件,影响力再次凸显,让美国撤军进程更加尴尬。

“一国两府”——

● 又一次制造危机

面对国际社会众多对美国仓促撤军造成阿富汗人道灾难的强烈批评,拜登坚称,“不后悔结束美国在阿富汗的作战行动”,撤军任务是“巨大的成功”,“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

俄罗斯总统普京9月1日说,美国在阿富汗驻军20年间,一直试图推行其美式标准,包括改变当地的政治架构,但结果全是悲剧和损失。

美联社用“生命与美元”为阿富汗战争算了一笔账:时间代价:历时20年,是美国历史上最漫长的战争。生命代价:美国方面,近2500名士兵死亡、2万多人受伤;阿富汗方面,6.6万名政府军士兵和警察丧生,超4.7万名平民遇难。金钱代价:耗资逾2万亿美元,相当于每天花费超过3亿美元。最后换来的“战果”是:没能打败“敌人”塔利班——被戏称为“20年后,美国成功把阿富汗政权从塔利班换成了塔利班”;没能建立一支强大的政府军和国家安全部队;没能在阿富汗建立西方民主制度;末了“终结战争”时还上演了一部撤离“灾难片”,被讽刺为美国又一个“西贡时刻”。

“造成阿富汗当前态势的原因主要有两个:外因是美国主导阿富汗政治进程的战略溃败;内因是阿富汗亲美势力腐败无能,塔利班由下而上迅速崛起。”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专聘研究员崔守军对人民日报海外版表示,急于从阿富汗战争抽身的美国,自2018年10月起,就绕开阿富汗民选政府,直接和塔利班谈判。2020年2月,塔利班以“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名义和美国签署和平协议。美国在这份以普什图语、达利语和英语三种语言书写标注的协议中承诺,将要求联合国安理会承认该协议。这制造了一个危险的事实——美国相当于承认了塔利班的合法性及其在阿富汗国内的代表性,间接造成了阿富汗“一国两府”的局面。

在塔利班攻陷喀布尔前一周,美国情报机构作出的最坏判断是,喀布尔将在30天或者60天内沦陷。事实证明,这一“预判”是严重误判。

令国际社会不解的是,经美军训练长达20年,拥有先进武器、空军力量的30万阿富汗政府军,缘何不敌塔利班数万名民兵,在数月内便溃不成军?

浙江外国语学院环地中海研究院院长马晓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美国情报机构对塔利班的作战能力、政府军的抵抗能力以及阿富汗民众的心态不了解,导致局势最终出现断崖式滑坡。此外,以部落、宗族文化为社会基础的阿富汗人,并没有很强的国家认同感。在阿富汗占多数的普什图人,有些并不承认加尼、卡尔扎伊、阿普杜拉这些与西方关系密切的领导人的合法性。

“美国宣布撤军导致阿政府军士气不振、塔利班对阿地方势力的怀柔政策以及阿前政府打压地方军阀,是塔利班以出人意料速度取胜的主要原因。”朱永彪分析,近年来,随着国际政治格局出现重大调整,美国将战略重心转移到印太地区,因此急于从阿富汗撤军。

在阿富汗政权易主后,由加尼政府任命的阿富汗驻华大使卡伊姆坦言,阿富汗政府内部的腐败、对塔利班政策上的失误以及对农村地区人民的心态缺乏共情,令阿富汗政府在与塔利班的斗争中遭遇失败。

“帝国坟场”——

● 又一次埋下祸根

面对塔利班回归,阿富汗社会发展走向也备受关注。

美国波士顿大学人类学家托马斯·巴菲尔德指出,自上世纪20年代“阿富汗独立之父”阿曼努拉国王初试现代化改革以来,一个世纪过去了,阿富汗城乡之间一直存在现代文明与保守意识形态的撕裂。从苏联到美国,每个外来入侵者引入阿富汗的价值观,都会遭到塔利班为代表的传统保守势力的顽固抵抗,最终未能在政治和社会层面稳定下来。

“美军撤离开启了美国介入阿富汗事务的新阶段,对美国领导地位的挑战不亚于过去20年。”《华盛顿邮报》评论,接下来,拜登政府将面临多重“危险”挑战:一是如何界定美国与阿富汗塔利班的关系;二是如何应对阿富汗国内恐怖主义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的威胁;三是如何处理阿富汗难民问题带来的人道主义危机。

“随着美军撤离阿富汗,20年来,阿富汗前途命运首次掌握在自己手里面,‘阿人治阿’雏形显现。当前,阿富汗最大机遇是结束战乱、实现发展成为可能,最大挑战是塔利班能否实现国内政治和解,以及在和平过渡期结束后是否有能力战略性地推动阿民生改善和经济发展。”崔守军分析,阿富汗政治局势发展有两种可能:一是各派系达成政治和解,建立伊斯兰宪政体制;二是各派系在组阁过程中因权力分配不平衡而矛盾加剧,比如在苏联1979年撤退后,阿富汗曾陷入军阀混战乱局。

“未来,阿富汗局势可能会呈现出一定程度的稳定平静和曲折波澜相交织的状况。阿富汗政治局势风云突变,对地区局势乃至全球局势影响都不容忽视。”朱永彪认为,一是塔利班执政基础仍然很不稳定;二是美国撤军为其在阿富汗的战略主导地位带来严峻考验,如果与阿关系调整不当,美国国际威望的战略性损失可能不可挽回;三是阿富汗局势将搅动新一轮地缘政治博弈。如何处理和塔利班政权的关系,成为大国和周边国家的一道现实性难题。

“阿富汗地处亚洲‘十字路口’,战略位置极为重要,局势动荡会带来‘外溢效应’。阿富汗是诸多恐怖主义势力的蔓延地。未来,塔利班能否实现跟恐怖主义的彻底切割,将会影响周边国家的安全和稳定。”崔守军说。(记者 贾平凡)

原标题:美国仓皇溜走,阿富汗局势难料(环球热点)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1-10-19   第 10 版)

编辑:向桥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