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萧山网 >  新闻中心 >  综合新闻 >  杭州 > 

钱塘江夜潮凶猛 有人却冒死在抢潮头鱼

[ 杭州 ]    
2021
08-30
10:43

黑,一片漆黑,那种伸手不见五指的黑。灯照在围垦地带的小路上,只能看到四散飞舞的小虫。

眼前,出现一堵1米多高的堤坝墙,再也看不到高耸的树木,车载导航显示正前方已是茫茫江面,记者估计,大概是到了报料人口中抢潮头鱼的江边。

日前,有市民向钱江晚报·小时新闻报料:最近,每天凌晨的钱塘江早潮时段,在钱塘区最东面的二十工段江堤一带,总有人涉险下江堤抢潮头鱼,喊潮员怎么叫都叫不起来,还惊动了当地派出所。

8月28日凌晨2点不到,夜最深时,钱报记者来到钱塘江边,来看看让报料人揪心不已的“抢潮头鱼”到底是怎么回事。

从市区出发,到钱塘区二十工段的江边,有近50多公里的路程。一路上,记者最大的疑问就是:“真的会有人大半夜的不睡觉来抢潮头鱼吗?”

直到记者遇上喊潮志愿者,看到江堤下的滩涂上那点点的灯光,才意识到危险原来那么近……

热成仪里的“白点”,就是抢鱼人

钱塘区最东面的二十工段,属于江边的围垦地带,对岸就是海宁的观潮点。

“潮水在这里会拐弯,江堤下有一片滩涂,江里的鱼会因为潮水的缘故被冲上滩涂。有的鱼直接被潮水拍昏在滩涂上,有的鱼则在滩涂上搁浅了。”喊潮志愿者郑建江解释什么叫“潮头鱼”。

和市区的钱塘江边不同,这里没有景观道,也没有灯光和建筑。这是记者第一次深夜来到这里,眼前的静谧让记者紧张得连车窗都不敢打开。

这样的凌晨,这样的漆黑环境里,记者寻找喊潮人走岔了道。转头折返,一辆私家车突然出现在眼前——车内无人,整个车头几乎快要“躲”进一旁的灌木丛里了。“看来,真的有人来抢潮头鱼。”记者把车灯调成了远光模式。

继续往前开,记者终于看到喊潮志愿者们的依维柯汽车——终于找对地方了!

“江堤下有人!”喊潮志愿者郑建江一声吼。记者一下紧张起来。

此时的钱塘江上,除了月光,本不该有其他光源。但记者眼前,江堤下的滩涂上却能看到点点灯光。郑建江敏锐地捕捉着这些光点,并掏出随身携带的热成像仪,“这里两个,那边一个,这些动的白点都是人!”看着手机上投射的热成像画面,真正下江堤的人远比那些光点更多。喊潮员们拉起警报、拿出强光手电和扩音喇叭。

看得出,这又将是忙碌和惊心动魄的一晚。

一时间,江堤上响起了急促的警报声和“潮来了危险,下面的人快上来”的提醒声。可这时,滩涂上的灯光瞬间集体消失。远处,已传来隆隆的潮水声。“他们这是在躲着我们呢!”郑建江叹了口气。

远处,已经能听到隆隆的潮水声,却无一人从滩涂上来。无奈之下,志愿者们只能报了警。

等待民警到来的时间里,几名志愿者继续高声提醒。记者则跟着另一组喊潮志愿者,沿着堤坝展开巡逻。

江堤和滩涂有12米左右的落差,一旁的防护栏上贴着“请勿下堤”的警示牌。记者小心翼翼地走上堤坝往下看,发现坝下安置了整条环状铁丝网,铁丝网上带有尖刺。但铁丝网被人为地剪出一个半米左右的缺口,缺口处还放了一架自制木梯,梯子上的横档已被踩断。

“他们会自带伸缩梯等工具,有的可能从别的出口偷偷摸摸上来……”茫茫夜色里,人就像大江中的一滴水,很难寻到踪迹。也就意味着,安全隐患非常大,一旦发生意外,搜救困难也很大。

凌晨2点多潮来了,回头潮的浪头几乎打到江堤

10分钟后,派出所巡防队员到了。响亮的警笛声、呼喊声继续响起,下江的人依然没有出现。凌晨2点20多分,潮来了。

虽然已过了“鬼王潮”的大潮汛期,但夜晚的钱江潮似乎比白天更让人觉得凶猛。

通过热成像仪,隐约能看到几个白点在与浪头比速度。

“潮头鱼要到滩涂的尽头去抢,最远距离江堤边有七八百米。”喊潮志愿者说,夜晚的滩涂,哪怕再有经验的喊潮员,也不敢到滩涂去喊人的。他们能做的只有祈祷这一晚平安,或者用手边仅有的装备,关注着滩涂上发生的一切,以便有意外发生时,能及时想办法救人。

比头潮更危险的是10多分钟后的回头潮。

因为地理位置特殊,这一带的江面上基本每天都会形成回头潮,当潮头到达北岸的海宁后,更猛烈的回头潮就产生了。喊潮志愿者们说,如果抢潮头鱼的人,被回头潮追上,那绝对是凶多吉少了。

2点半左右,回头潮到了。它就像是一只蛰伏已久的猛兽,不知疲惫地向着堤坝发起进攻。最近的潮头,距离记者脚下只有二三十米,在岸边击打出一蓬蓬浪花。而江堤下的人,一个都还没上来。

志愿者们说:“都躲在芦苇荡里呢!有的等回头潮过后,还想去滩涂上碰碰运气。有的怕被我们教育,不肯上来。”

被“揪”上来的抢鱼人,丢下胖头鱼就跑

凌晨3点,江面上几乎看不到波浪。此时,钱塘江水位已经升到了和滩涂齐高的位置,用手电筒一照就能看到波光粼粼的反光。

突然,点点灯光再次在江面上闪起。

“他们要上岸了。”志愿者们说。两名抢潮头鱼的男子,被冒险下江堤的喊潮员从芦苇丛中“揪”了出来——之前江堤边发现的那把破烂木梯,正是两人带来的。

两人大概三四十岁,听口音不是本地人。他们一个穿着普通短袖和短裤,一个只穿了一条泳裤,手里提着红色的鱼篓。他俩熟练地通过铁丝网缺口处的木梯爬上堤坝,对于喊潮员们的教育和巡防队员的盘查,一言不发。

当记者问他俩,知不知道钱塘江下很危险?其中一人强装镇定地回答:“我穿着游泳衣。”

还没等喊潮志愿者教育完,两人就跳下堤坝的围墙,一前一后扬长而去,把鱼都丢下了。

一个网兜里,装着一条胖头鱼,毛估估大概10多斤——这就是两人在江滩上铤而走险一晚上的“收获”。

记者离开二十工段时,已经快凌晨4点了,喊潮员们还在继续巡逻呼喊。他们晚上的工作时间从潮前一小时到潮后两三个小时,要确定下江的人都上来了之后,才能回家。

喊潮志愿者们说,偌大的钱塘江上,几乎每年都会有人因为抢潮头鱼遇难的。

在此,小时新闻呼吁:钱塘江潮水变幻莫测,江堤下危险重重,切勿随意下堤玩水,更不要为了图新鲜、图刺激去抢潮头鱼了。



来源:钱江晚报  

作者:  

编辑:蔡少鸣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