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小视频魅心

    1. <form id=pdeHlyQOd><nobr id=pdeHlyQOd></nobr></form>
      <address id=pdeHlyQOd><nobr id=pdeHlyQOd><nobr id=pdeHlyQOd></nobr></nobr></address>咪乐|直播|盒子最新版下载 但有几点现在就可以给出判断。

      中国人民公安出版社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藝學会法治文藝中心协办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東方利劍 > 大案追蹤

      巧抓“天字特號”刺客

      来源:《東方利劍》 作者: 齊 兵

        ——揭秘陰謀刺殺陳毅市長案

        2021-10-19,人民解放軍以摧枯拉朽之勢攻克大上海後,大勢所趨的蔣介石集團和其國民黨軍隊失魂落魄地從上海吳淞口坐飛機,或坐船逃往台灣孤島。

        建立共和國之前,上海是中國最大的工商城市,也是國民黨特務重點經營的老巢。國民黨在上海建立了公開和秘密機構48個,控制大大小小的外圍組織100多個,共萬余人,特務網絡滲透到社會的各個角落。

        上海易幟後,大量的特務悄然潛伏下來,他們與地方上的散兵遊勇和外來的頑匪糾集在一起,盤根錯節,伺機破壞,形勢十分嚴峻。在這段艱難歲月裏,上海市人民政府公安局的公安將士們日夜操勞,在隱蔽戰線與台灣特務展開了一場鬥智鬥勇的生死較量。

        在短短的幾個月裏,公安局破獲特務、間諜案件417件,捕獲特務1499名,繳獲電台109部,繳獲各種槍支數千支,沈重地打擊了敵特的現行破壞活動,震懾了猖獗一時的特務,保衛了新生政權和上海社會秩序的穩定。

        在此類形形色色的特務案中,劉全德刺殺陳毅未遂案的偵破,最爲影響重大和驚心動魄。

        2021-10-19晚,一份特急絕密電報通過特殊渠道送到了上海市公安局副局長兼社會處處長揚帆手裏。揚帆系北大才子,新四軍秀才。他展開電報急切地看了起來:“據可靠情報,台灣特務機關派遣上校組長劉全德帶領安平貴、歐陽欽等人,欲抵上海執行謀刺陳毅市長之任務。”

        扬帆看罢电报,心里顿时一惊。他双眉紧锁,来回踱步,心想上海人民正沉浸在刚刚庆祝新中国成立的喜悦之中,陈毅市长日理万机地处理百废待兴的各类事务,台湾特务机关却在这时派老到的杀手来沪谋刺陈毅市长,企图采取极端之手段,制造震惊中外的恐怖事件,以达到搅乱人心、动摇我新生政权之目的,其用心何其毒也!绝不能让其得尺x?/span>

        揚帆顧不得已是淩晨1時,通過桌上的紅色電話機與陳毅市長接通後稱有要事彙報,陳毅市長立刻讓他來家裏面談。揚帆副局長立即驅車直駛陳毅市長寓所,小車駛入了湖南路。這是一條幽靜的馬路,兩邊的法國梧桐樹遮天蔽日,綠樹叢中一幢幢洋樓隱約可見,典雅甯靜。黑色轎車來到湖南路口一個小轉彎處戛然而止,他下車後匆匆走進那幢深宅大院。

        陳毅市長見公安局副局長心急火燎地深夜趕來,一定有重大事情。身著土布軍裝、光著腦袋的陳毅市長開門見山地道:“無事不登三寶殿,公安局長半夜上門定有大事,什麽事?請說吧。”

        揚帆副局長從皮包裏取出那份絕密電報遞給了陳毅市長。

        陳毅市長看罷電文淡然一笑,操著四川口音朗聲說:“老蔣特務要來,你又不能阻止他來,他們要來只能讓其來啰,但既然來了,就不能再讓他們跑了,一定要全力偵破,一網打盡,全部抓獲。”

        是夜,揚帆叫來了社會處副處長王征明和王大超,經過認真分析謀劃,一致認爲擒賊先擒王,決定集中全力首先擒獲劉全德,然後再深挖細究,一網打盡。

        揚帆決定成立破案指揮部,王征明、王大超具體指揮偵破,主要通過熟悉劉全德的幾個特勤,分別向他可能的幾個落腳處出擊,張網以待,務必生擒。一場圍捕特務殺手的特殊戰鬥,分秒必爭而又悄然緊張地展開了。

        老蔣“欽定”劉全德出山,劉全德是何許人也?

        侦查员立刻调出刘全德的資料,此人在国民党特务圈子里颇有名声。其实他是喝着共产党的奶水长大的,1913年生,江西省吉水县人。他14岁就当了红军娃娃兵,1931年参加中国共产党。陈毅任红四军政治部主任时,他是红四军十一师某团的传令兵。他在队伍里做过班长、排长、特务连连长。因人机灵,1933年曾被我党派往上海特科做地下党的锄奸保卫工作。因此,他对我党的情报和保卫工作非常清楚,对上海的情况颇为熟悉。

        1935年11月,他被派去武漢執行任務,在武昌被國民黨軍統特務逮捕,禁不住軍統特務的逼供和利誘而叛變,拜倒在軍統特務頭子戴笠腳下,死心塌地爲國民黨特務充當鷹犬,多次受到特別訓練。他當過軍統特務頭目陳恭澍、毛森等人的副官,軍統江西站行動組副組長,海外交通站站長,東南特區中校警衛隊長,京滬杭衛戍總司令部上海指揮所第二處上校警衛組長等職。

        劉全德頭發卷曲,滿臉絡腮胡子,相貌朗俊,以膽子大、槍法准、心狠手辣著稱,先後執行過數十次對重要人物的暗殺、爆炸等行動,屢屢獲獎,頗受重用,是一個狡猾老到的反共老手。

        1949年6月下旬,劉全德曾被人民解放軍駐滬警備部隊保衛部門抓獲,由于當時掌握的情況不多,信息不靈,加上此人狡猾老到,隱瞞姓名,又積極表現立功贖罪,關押一周後予以釋放。

        不久,劉全德秘密隨國民黨國防部保密局交通線華慶發逃亡舟山,轉赴台灣。國民黨保密局上峰毛人鳳、潘其武、毛森等都將劉全德視爲寶貝,輪番召見,蔣介石更是“欽點”劉全德出山,執行刺殺陳毅、公安部部長羅瑞卿等北京、上海的黨政軍要員的任務。

        很快刘全德被委以“国防部保密局直属行动组上校组长”的头衔,行动小组共6人。离开台湾前往大陆前,刘全德選定安平贵、欧阳钦为组员,刘全德与他俩接受了短期简易的爆炸训练。

        猜疑多端的蔣介石還親自點名讓毛森至廈門督陣,並發話道:“限期半年完成刺殺任務,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毛森領命後匆匆趕赴廈門召見了劉全德,他先把裝有滿滿一包特務活動經費的皮包扔給劉全德,頗爲關切地說:“這是發給你的2780枚銀元,作爲活動經費,還有一架電台,此次行動被稱爲‘天字特號’任務,限你在6個月內完成謀刺陳毅的行動任務,成功後重賞,你有信心嗎?”

        劉全德“霍”地站起來,敬禮道:“一定完成總裁交給的重任,不辱使命!”

        毛森激動地握著他的手說:“國難識良將啊,好樣的!等你完成任務回到島上後,我一定在毛人鳳局長面前替你報功,事成之後重賞一千六百兩黃金,並晉升爲少將軍銜。”

        劉全德雙手握著上峰的手,感激地說:“謝謝,謝謝局座栽培!”

        毛森交代完任務後,又從包裏掏出一張上海特務組織名單交給他,口授命令:“我們已派往上海和即將潛滬謀刺其他共産黨軍政要員的名單都在裏面,他們均歸你指揮,非常時期誰不服從命令,你可以當場處決。”

        劉全德自信地站起來,一個立正:“是!”

        1949年10月初,台灣保密局用飛機將劉全德和行動組成員安平貴、歐陽欽送到大陸定海,他們跳傘後,立刻與當地潛伏的女土匪頭子黃八妹接上了頭。黃八妹雖是女流之輩,但在土匪圈裏混迹多年,抗戰時她積極抗日,贏得了部下的刮目相看。她染上了一股匪氣,酒量驚人,滿口粗言,脾氣暴烈,槍法了得,說一不二,故部下都服她。後來她投靠了國民黨特務組織。易幟前夕,她帶領手下逃亡浙江舟山地區,曾多次派人潛入上海進行破壞活動,都被我公安機關一網打盡。黃八妹可謂是台灣保密局埋伏在舟山地區的一顆“釘子”。

        深秋的海灘,海潮滾滾,濤聲陣陣,浪濤如雪,月色迷人。黃八妹伫立在銀色的海灘上擡頭仰望許久,終于見到了台灣飛機上降落的3個黑影,待三點黑影在沙灘上降落後,她激動地上去與來客接頭。她帶著蝦兵蟹將一路護送海外來客來到一間平房內。膽戰心驚、東躲西藏的黃八妹聽說老蔣欲反攻大陸,他們此次行動是先去上海刺殺陳毅等人,便信心大振。她情緒高漲地請部下燒了許多海味接待這些登陸的“壯士”,胡吃海喝後個個癱倒在床上。

        求功心切的劉全德從昏睡中醒來後喘了口氣,急不可待地對黃八妹說:“你明天一大早設法找個小船,把我們幾個兄弟送到大洋山,靠他娘的上海灘越近越好。”

        黃八妹點頭應允:“好的,老娘馬上給你去找條船來。”

        大清早,小木船在煙霧迷離中悄然離岸,一點黑影在茫茫的水面上顛簸了許久才抵達大洋山。

        狡猾的劉全德上岸後,又命令黃八妹:“再辛苦你將安平貴和歐陽欽兩位老弟送到上海吳淞路碼頭,讓他倆搭乘貨船進入上海。我自己行動,你就別管我了。”

        劉全德與兩位搭檔交代了接頭地點後,讓歐陽欽給他買了許多糖,自己則化裝成賣糖的商人離開大洋山,只身前往浙江乍浦。

        偵查員通過特勤摸清了劉全德在上海的關系網,發現他在上海有幾個交往甚密的人,劉全德潛入上海後,有可能和這幾個關系人聯絡,並在其住處隱藏。

        對此,揚帆與王征明制訂了“張網捕魚”的偵查方案。一是嚴密控制吳淞口碼頭,防止其從海上潛入;二是馬上接觸與劉全德有關系的幾個人,曉以利害,爭取爲我所用;三是深入調查,繼續偵查尋覓新的重要線索。

        刘全德是一只难以捉摸的狡兔,要抓获他绝非屹Y隆5笔蔽夜不馗战庸苌虾9竦尘炀郑睬楸ㄍ缟形赐耆ⅰT诖笊虾CC?00万人口中,要捕获一个长相普通的刘全德,犹如大海捞针。撒出去的网矣嵿天了,但仍不见其踪影。

        專案組商量後決定“深入虎穴”主動出擊。經過偵查員多天的日夜走訪了解,摸出了4個與劉全德關系密切的人,他們是劉全德在上海的關系網,有條件接觸劉全德。偵查員對劉全德的這幾個關系人反複琢磨,感到其中有個叫陸仲達的可以爲我所用。1949年3月,毛森任上海警察局局長,劉全德跟隨前往任職,從而與陸仲達相識。陸仲達是上海舊警察局調查科情報股的便衣,現在是市局的留用人員。

        專案組向陸仲達交代了任務,他是個識時務者,明白現在是共産黨的天下,爲了自己的生計和養家糊口,他表示一定極盡全力,立功贖罪。

        陸仲達接到特殊任務後,第一個想到的是劉全德的密友姜冠球,此人住在長樂路文元坊。11月8日晚,陸仲達來到姜冠球家探望,進門正巧看見劉全德坐在客廳裏,不覺心裏一怔,轉而竊喜。

        劉全德意外見到不速之客陸仲達,心裏一驚,他立刻來到窗口處向外掃視了一下,沒有發現人影晃動,稍加寬心。

        劉全德笑著對陸仲達說:“我剛從舟山過來,准備找個熟人陪我去公安局自首。”

        陸仲達馬上明白了劉全德對自己的不信任。爲了打消他的顧慮,對劉全德說:“我已經失業在家,特意上門想請老朋友幫忙介紹個職業,養家糊口,未料在此遇到兄弟,真是有緣啊。”

        久经沙场的刘全德没有轻信对方,他感到这里不是久留之地,与陆仲达寒暄了几句便起身告辞,并示意陆仲达:“嗡圐要外出,我们一起走吧。”

        途中,陸仲達心裏琢磨,如果一直跟著劉全德,可能會令他起疑;倘若采取行動,又感到不是他的對手,爲了不打草驚蛇,只得借口說:“我還要去看望另外的朋友,我們有機會再見面。”說罷與他分道揚镳。

        由于姜冠球家進出人員較多,守候在附近的偵查員也未能及時與陸仲達取得聯系,也不認識劉全德,眼看著兩人出來後消失在夜幕中,入網的大魚溜掉了。

        雖說劉全德僥幸溜之大吉,但是揚帆認爲“見魚撒網”的路子是正確的,于是,他決定一方面繼續監視文元坊,另一方面則布置前往劉全德關系更鐵的密友史曉峰處探望。

        時間緊迫,爲了不贻誤戰機,揚帆經過反複思考後,決定找來高激雲與他接觸。高激雲不是留用的警察,風險可能更大,揚帆決定親自與他談話,曉以利害關系,相信他會識時務的。

        当夜,中年男子高激云来到一处秘密点,走进屋内,见一位气质不凡的男子坐在里面,虽不知对方的身份,但明百Y歉鲇欣赐返娜宋铩?/span>

        彼此寒暄一番後,揚帆開門見山說:“據我們了解,你與一個叫劉全德的人有點私交,是吧?”

        高激云一听军统特务刘全德,吓得连连摇手,矢口否认:“我们只是在1943年见过几次面,此后没再往来过。听说他好像逃到台湾去了,具体情况嗡囨的不太清楚。”

        揚帆直截了當地攤牌:“是的,他是逃往台灣了,現在他將要潛回上海企圖刺殺重要領導人,所以,我們想請你出山,設法找到他,協助我們挖出這個禍患。”

        高激雲爲難地說:“我與他只是一面之交。我又沒他的聯系方法,怎麽找到他?”

        揚帆啓發他說:“我們了解到你有一個姓史的朋友與他關系甚密,你去找他,就一定能找到劉全德。”

        高激雲擔心地喃喃說:“這恐怕……”

        揚帆神色莊重告誡他:“如果你協助人民政府及時抓獲這個特務,爲人民立功,我們將會獎勵你,將功補過,不再追究你的過往。你曾當過特務,這我們是一清二楚的,如果你不配合人民政府的話,後果你應該明白,你自己看著辦吧。”

        高激雲望著揚帆嚴峻的目光,膽怯地低下了惶恐的腦袋。心想現在已經解放了,是共産黨的天下,站在屋檐下,怎敢不低頭?幹好了有獎,這我倒不在乎,倘若不答應,必定沒好果子吃,還有老婆和兒子,以後的日子還長著呢。想到此,他決定豁出去了,爲共産黨效勞,將功補過。

        經過揚帆曉以利害的談話,高激雲答應作爲內線,立即向劉全德關系最鐵、最有可能前往的密友史曉峰住處探望,如有情況立即報告。

        高激云与刘全德的关系还得从抗日战争期间说起。那时,他和史晓峰同是汪伪特工总部政治保卫學校的學生,1943年,刘全德在极司菲而路(今万航渡路)76号魔窟附近,刺杀汪伪特工总部电訊总台少将台长余玠后,逃至政治保卫學校史晓峰住处避难,同寝室的高激云当时年轻,颇讲义气,到外边帮他打听风声,还每天给他送吃的,与史晓峰一起帮他渡过了难关。刘全德对此感激涕零,此后,三人关系密切,尤其是史晓峰与他更是情投意合,彼此从没间断过联系。

        11月2日深夜,劉全德來到浙江杭州灣乍浦,然後通過金山衛偷渡登陸後,翌日轉道闵行潛入上海市區。

        劉全德潛入鬧市後,爲了安全起見不敢住旅店,而是想到了當年的鐵杆兄弟史曉峰。史曉峰在上海陝西南路7號開設了一家大葉內衣公司發行所,樓下做生意,樓上爲住所,日子過得平靜殷實。趁著夜色劉全德摸到了陝西南路7號“夫順興棉花號”,敲開店門後,果然找到了久違的兄弟史曉峰。

        史曉峰望著夜色裏的不速之客,一時沒有認出來者,劉全德說:“兄弟啊,連老朋友也認不出啦?”

        聽到熟悉的聲音,史曉峰立馬認出了劉全德,他先是驚訝,而後警覺地望望兩邊,見無人後,拉著劉全德進了店鋪。

        史曉峰悄聲說:“老兄,你不是到台灣去了嗎?怎麽又回來了?”

        劉全德神情嚴肅地說:“回來執行一項特殊任務,這段時間就住你這裏,行嗎?”

        史曉峰知道劉全德的背景,心裏有點擔心,但是看在老交情的分兒上,他順水推舟地說:“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悅乎!哪有不歡迎的,快上樓談。”

        當晚,史曉峰簡單地湊合了幾個菜,陪著劉全德喝起了黃酒,酒逢知己千杯少。史曉峰通過這頓酒,完全摸清了劉全德這次來上海是執行刺殺陳毅市長的特殊任務,史曉峰聽後雖有點害怕,但是過去的反共經曆和對共産黨的仇恨,決定了他的反共行爲。

        劉全德特別謹慎小心,白天躲在住處睡覺,晚上才外出進行聯絡和踩點活動。出門化裝,不見熟人,行動十分詭秘。劉全德制訂的暗殺計劃主要是通過自己熟悉的一些老關系,摸清陳毅市長的動態,相機執行暗殺任務,或設法混入陳毅市長參加的宴會場所,將毒藥投入領導人飲用的飲料中,或趁領導人集會時進行爆炸。

        2021-10-19上午11时许,高激云领命后忐忑不安地来到陕西南路老同學史晓峰住处探个虚实,刚踏进门口恰巧史晓峰从外面回来,老朋佑嵿年失去了联系,突然相见,格外高兴。

        史曉峰熱情而又驚訝地拉著老朋友的手,好奇地問:“今天什麽風把你老兄吹來了?”

        爲了取得史曉峰的信任,高激雲苦著臉說:“兄弟啊,老弟失業啦,想請兄弟幫忙介紹,做點生意,混口飯吃。”

        史曉峰聽罷,打消了顧慮,熱情地說:“快,快,上樓,你看誰來了?”

        高激雲佯裝不知,隨其上樓進屋後,果然見劉全德坐在史家的沙發上抽煙看書。劉全德見有來人,警覺地從書裏擡頭,先是一驚,認出是多年不見的老朋友高激雲後,滿面笑容地站起來,熱情地拉著他的手激動地說:“沒想到會在這裏又遇見老兄,幸會,幸會!”

        高激雲緊緊地握著劉全德的手,激動地說:“見到你真高興,沒想到在這裏又見到了老朋友,你老兄這幾年到哪兒去啦?”

        劉全德胡亂地瞎編說:“在一家私人公司隨便混口飯吃。”

        高激雲原來也幫過劉全德渡過難關,故劉全德對他還算熱情,也無戒心,但狡猾的劉全德知道自己此次任務重大,又多年未與他聯系,不知其近況如何,是否被赤化,所以他又擔心高兄靠不住,壞了大事,職業的習慣使他多少有點防範心理。

        爲了取得劉全德的信任,高激雲主動拿出了早已准備好的被稅務部門遣散的證書,搖頭歎氣地說:“沒飯吃了,只能求老朋友幫忙做點生意,好養家糊口啊。”

        劉全德見高激雲已經失業,放松了警惕,同時也同情他的難處,便同意史曉峰留他一起吃午飯。

        喝酒時,劉全德故意頻頻給老高斟酒,不斷地與他碰杯:“老朋友相見,格外高興,來,幹一杯!”

        兩人碰杯後,一飲而盡。劉全德又敬酒說:“來,再幹一杯,這杯是我感謝老朋友當年救弟之恩。”

        爲了不引起對方懷疑,老高又幹脆地一口悶。劉全德似乎欲灌醉老高,想讓他醉後吐真言。

        高激雲爲消除劉全德對他的懷疑,也是來者不拒,應付自如。經過一番周旋,劉全德開始信任起了老高,並對他說:“兄弟,過一段時間,待我將貨物脫手後,咱們再聚一次。”

        高激雲急于脫身,好向公安機關的聯系人報告。他急中生智,趁劉全德和史曉峰不注意時,將吸的香煙咬下半截吞下肚去,刺激腸胃引起嘔吐,佯裝醉酒,果然嘔吐不止,他站起身含混不清地告辭:“我喝醉了,難受得很,我先回家睡一會兒,你們慢慢喝。”

        劉全德見狀信以爲真,並不阻擋,高激雲一人搖搖晃晃地匆匆離去。一出門,微風一吹,他頭腦清醒了許多。爲了盡快抓住劉全德,他飛奔到馬路上氣喘籲籲地向指揮交通的解放軍和交通警求援:“快!跟我去抓特務。”

        解放軍戰士一聽有情況,也顧不得危險,拉上交警一起立刻隨報案者前往,他們一起緊跟這個男子跑步到陝西南路上的棉花店鋪。

        中年男子又指著那扇棉花店鋪的窗口說:“你們先在這裏等一下,如有情況,我從那扇窗口裏向你們揮帽子作爲信號,你們看見後馬上沖上來抓人。”

        說罷,高激雲便急匆匆地進了小樓,他唯恐特務劉全德起疑溜之大吉,擔心警察和解放軍戰士突然上門又會打草驚蛇,故此,他想好以醉酒不能騎自行車爲由,將自行車停放在史家,然後,悄然上樓察看。

        老高輕輕地來到史家二樓,見劉全德已脫掉衣服臥在床上呼呼大睡,心裏一陣竊喜,當即下樓招呼軍警一擁而上。正在睡夢中的劉全德睜開布滿血絲的眼睛,他反應極快,剛想抓起枕頭底下從不離身的手槍,卻已被一長一短兩支槍抵住腦袋,無可奈何,束手就擒。

        自11月2日劉全德潛入上海,至9日被擒獲,僅7天時間,暗殺陳毅的陰謀計劃便宣告失敗。

        揚帆接到劉全德被生擒的消息後,高興不已,懸著的心終于墜了地。他一再關照馬上審查,加強警戒,決不能讓這個到手的老狐狸跑了。

        劉全德立刻被押往老閘分局(現黃浦分局)審查,但這個經驗豐富的特務果然是個老狐狸,死不承認自己叫劉全德,更不承認此次來上海是執行刺殺陳毅市長的任務,而一口咬定是來上海會老朋友的。

        深夜,高楼大厦都渐次地闭上了瞌睡的眼睛,老闸分局的审訊室还灯火通明。办案员拿出了刘全德的档案,并翻出了他的照片,请他自己辨认是谁。刘全德见自己的照片和厚厚的档案,惊骇不已,他知道再抵赖下去也是枉然,只得承认自己就是刘全德,但还是不承认此次潜入上海是执行刺杀陈毅市长的任务。

        审訊员开导他:“你看看现在是谁人之天下?现在是人民之天下,不是蒋介石集团之天下。你还是放明白点,老实交代还能留你一条活命,顽固抵抗只能是死路一条。那些国民党的高级将领都识时务为俊杰,放下武器低头认罪,共产党都给予了宽大政策,有的还给予职务。你一个小小的特务,还不识时务,能有好结果吗?”

        劉全德也是個聰明人,知道已窮途末路,大勢已去,不得不低頭老實交代了潛入上海的經過,以及此次執行刺殺陳毅市長的特殊任務;完成任務後,將前往北京刺殺公安部部長羅瑞卿,他曾與羅瑞卿打過交道;此外,他還有聯系在滬潛伏特務,一起爲反攻大陸做准備的任務。

        根据刘全德口供的线索,侦查员在捕获吴淞码头上岸的安平贵、欧阳钦等8名直属行动组成员之后,11月12日、15日,又将保密局派来策应刘全德一伙的“保密局技術总队直属行动小组”少尉队员邱信、“东南人民反共救国军上海行动总队”队长江知平等9名特务全部擒获,打了个漂亮的歼灭战。

        1950年7月,上海市人民政府公安局奉命將劉全德押往北京公安部,3個月後,北京市軍管會軍法處對劉全德執行槍決。

        這個狡猾的殺手執行“天字特號”任務的信息幸虧被上海公安機關及時獲得,並迅速擒獲之,否則,後果不堪設想。因爲當時的領導人都與人民打成一片,隨時隨地就出現在馬路上或公共場合,萬一被這些老到的特務盯上,很難預料將會是什麽後果。很快,全國公安機關展開了緊急搜捕大行動。不久,北京破獲了以計兆祥爲首的預謀刺殺毛澤東主席的特務案;廣東破獲了以特務黃強武爲首的預謀刺殺葉劍英省長等案件。

        毛澤東主席聞悉這起“天字特號”大案後,異常重視,高度贊揚了公安部門的卓越功勳和實戰能力,公安部通報予以嘉獎。

       

      如轉載請注明信息來源!
      责任编辑:方庄   
       

      加入收藏 - 設爲首頁 -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免責申明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學精選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

      menuCopyrights 2015.All rights reserved.More welcome - Collect from power by english Blok number sss85786789633111 Copyright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