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小老婆 > 第三卷:回归 > 这种事,不许再做!三

第三卷:回归 - 这种事,不许再做!三

所属目录:第三卷:回归      发布时间 : 2021-10-28
咪乐|直播|免费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七十八条、第八十条、第五十七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六十二条第二款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减刑、假释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规定》第十条、第十一条之规定,依法将罪犯吴英的刑罚减为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十年。

  “容凌……容凌……容凌……”

    她胡乱喊着,欢喜地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一手按住了蹦跳地更加激烈的胸口,一手更是死死把手机给抓紧,生怕摔了,这个声音就会消失不见,这个男人就会消失不见。

    “嗯,小乖,是我!”

    男人沉稳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有一种莫名地安定人心的力量。

    “容凌!”

    “嗯。”

    “容凌!”

    “嗯。”

    “容凌!”

    “嗯。”

    他这么不厌其烦地应着,她的心终于有那么些稳了,觉得这不是在做梦了,而是,容凌真真实实地出现了,他还活着,他要回来了。

    嘴角高高地翘起,她笑,控制不住的泪珠儿在她的脸上滑落着,却是轻快的、解脱的。

    “容凌!容凌!容凌!容凌……”

    她欢喜地直叫,就根只春日里闹喜的叽啾小鸟似的,开了口,就停不下来。

    电话那边就又是一声轻笑。

    她立刻改了口:“叫我小乖,叫我小乖!”

    他很配合。

    “小乖!”

    “嗯。”她酸酸涩涩地掉下了泪。

    “小乖!”

    “嗯。”她满足地吸了吸鼻子。

    “小乖!”

    “嗯。”她甜甜地笑了一下。

    “小乖!”

    “嗯。”尾音微微上翘了,带了点撒娇的意味儿。

    那头就又笑。

    “小乖……小乖……”他的呼唤,缓慢,低沉,而有力,就好像就在她的耳边呼唤她似的。她恍惚地,都能感觉到他的气息了。

    “小乖……小乖……”低沉而宠溺地叫。

    持续的呼唤,透露出一如既往的说不出的宠溺。她就傻乎乎地笑,两手都开始捧起了手机,仿佛捧住了个宝。

    那样子,就像个孩子,坚强了很久,隐忍了很久,然后终于找到了大人的孩子!她哭着笑着,跟只小猫儿似的,稚嫩地再也没有丝毫的干练之气。

    容凌回来了,那么,她就可以是小乖了!

    可以撒娇、可以讨宠的小乖了!

    他听到了,呼唤声就更为低沉温柔了。

    “小乖……小乖……”

    “嗯。”她终于是有了点满足,然后那种想马上见到他、扑到他怀里的心情,一下子就汹涌了。他刚才说,让她去接他!

    对啊,她要去接他!

    立刻、马上!

    她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急呼呼地要冲出去找他,然后飞入他的怀里。

    这么一站,她就感觉到了两股拉扯的力道,略垂下眼一看,就看到了两个小家伙,正红着眼,急巴巴地看着她。却是两个小的一听到林梦的对话动静,立刻就从椅子上跳了下来,蹦到了林梦的身边,渴求地竖着耳朵听着手机里的动静,虽然他们不是听得很清楚,但是那个声音像爹地,而且看妈咪样子也知道,真的是爹地!

    真的是爹地啊!

    两个小家伙激动地整个人绷紧了,真恨不得跳起来抢过手机去和爹地交谈,大声地叫爹地。可是他们看着妈咪这样子,很乖地忍着。妈咪那么想爹地,那先让妈咪和爹地剁聊一会儿好了。

    林梦一看两个小的,急忙招呼了一声。

    “走,和妈咪一起去接你们爹地去!”

    又是急急忙忙地往外冲!

    这架势,搞的坐在那里的容七等都不淡定了,齐齐推开椅子都站了起来,脸上齐齐是激动的神情。不过,他们看着林梦那个样子,没有开口打扰。眼看着林梦往外跑,他们也就跟着跑。一时间,这总裁办公室外面的走道上出现了一幕奇观:年轻的代理总裁带着两个孩子在前面跑着,亚东的精英们则激动地在后面跟着。

    这是怎么了?!

    秘书室里的秘书们不淡定了,除了当班看门的那个,其他人都跟出来了。

    “啪啪啪——”

    一时间,皮鞋、高跟鞋,踢踏着地面,形成了某种很稳定的旋律。

    电话那头的容凌就又笑了,他大概可以想象出那个场面。不过那个笨丫头,他都没告诉她去哪里接她,她就这么急吼吼地跑出来了?!

    笨丫头!

    可是却是心里装满了他的笨丫头!因为装满了,所以才会顾及不上其它!

    “小乖,别急,我不会那么快到,你慢慢来!”

    林梦呆了,一下子就收了脚,却因为收拾太急,身子没站稳,眼看着就要向前倒。而后面急急忙忙跟着她跑的两个小家伙,也是卯足了一股劲的,所以一下子也没停住脚,直接就往林梦身上撞了。一下子间,大的倒了,两个小的也倒了。

    林梦闷哼了一声,胳膊重重撞上了地面,却是顾不上疼,急忙再次将手机塞到了耳边,喘着气,急慌慌地叫了一声。

    “容凌!”

    就怕他突然消失不见了!

    “在这儿,我在这儿!”容凌急忙哄着,问她:“你那边怎么了?”听那动静有些不对劲。

    “没事,没事!”林梦傻乐。疼痛什么的,完全被她无视。

    两个一下子倒在了地上的小家伙也没顾及自身,就跟只小豹子似的迅速窜到林梦的身边,凑过耳朵,贴近手机,拼命地想听点什么。

    林梦在心里“哎”了一声,急忙开了免提,容凌的声音一下子就从手机流泻了出来。低沉之中,带着些微的干哑,可却好听地犹如这世上最美的弦音。

    “真的没事?!”他似是怀疑。

    “没事,没事……”

    “爹地——”

    两个小的同时爆发出一声尖叫。终于如此清楚地听到了容凌的声音,两个小的欢喜地就跟小马驹似的,不高高地打上几声响,都不足以宣告他们的激动之情。

    其他人也激动地或是捏紧了拳头,或是红了眼眶,或是湿润了眼,或是抽了抽面颊,或是抖了抖唇瓣!

    不容易啊,终于是等到他了!

    “佑佑、浩浩!”

    容凌各叫了一声。

    两个小家伙就兴奋地跟吃了兴奋剂似的,“哎”了一声之后,脆生生地直直尖叫。

    “爹地!爹地……”

    一声赛过一声,就像是在比赛似的。

    两人的脸,也齐齐涨红了,激动地就跟要滴出血来似的。那两双黑色的眼,明亮地能赛过任何一颗星子。那光芒,让人看过一眼,便终生难忘!

    那是极致地绚烂!

    他们高兴坏了!

    这时,插过来一个声音——

    “大哥,我们先上船吧!”

    熟悉地属于俞旭的声音,响了起来,一下子让两个兴奋地差点要又蹦又跳的小家伙给安静了下来。

    “你现在在哪里?”坐在地上、没有半分顾忌的林梦代替大家问出了这个问题。

    “不知名小岛!”

    林梦的心提了起来:“那……那我上哪里去接你,你现在怎么样,好不好,有没有事?”瞧她,这个笨蛋,光顾着高兴,竟然一直忘了问最重要的事情。

    容凌的回答,自然是一贯的云淡风轻的,面对她,便是有事,他也会说成没事。

    “没事,我挺好的,你别担心!”

    林梦这才听到手机里似乎还传来了呜呜的声音,联系到小岛,那呜呜的声音应该是海风在吹。

    “小心!”却是俞旭在那说。

    林梦这心就紧了:“你真的没事?!不许骗我!”

    她咬了咬牙,口气有些紧绷了。

    容凌却笑,那种习惯的无所谓的笑,便是天塌下来好像都不能影响他的笑。

    “真的没事,你到时候看到我,就知道了!”

    俞旭也在一边解释着:“梦梦,大哥没事,就是岛上路有些不好走,我让大哥小心些,别光顾着说话,一脚给踩空了!”

    “啊,那我不说了,你们先走着,先走着……”她急忙回着。

    “没事的,你说,我听着,我爱听你的声音。”低哑的声音,依旧是略带着点笑意的,很暖。

    林梦“嗯嗯”着,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一下子就静默了。不过,她竖起了耳朵,很努力地想要挺清楚那边是个什么动静,然后脑子里自觉地开始想象,那大概会是什么样的场面。

    “呜呜”的声音有些大,似乎不仅仅是海风的声音,隐约地感觉像是在机翼扇动,隐约,还能听到旁人说话的声音,可都不大高。

    “小乖。”他叫了一声。

    “嗯。”她赶紧回了。

    又实在是听不出来,又得了他的提示,急忙就回着呼唤他。

    “容凌!”

    “嗯。”宛若从鼻翼里发出来的声音,低低地,有一种淡淡的浓情意味儿,很撩人。

    “容凌!”她就叫,只叫他的名字。这样,大概不会影响他走路吧。

    “嗯……”

    两个小的就跟着叫。

    “爹地!”

    “爹地!”

    “嗯……”

    就只是这么淡淡的“嗯嗯”声,但却让母子三莫大的满足,傻笑成了一团。仿佛,已经看到了他,又仿佛这个和他们最亲密的男人,就坐在了他们身边。

    但显然容凌是有所隐瞒的。他是躺在担架上,被俞旭的人给抬上船的,然后又被迅速送入了一早准备好的医疗室。

    俞旭一边寻找容凌的时候,一边做着最齐全的准备,将各种能想的都给想了。首先,一个手术室是必须的。容凌胸口中枪,极其凶险,找到他或许就得马上去做手术。然后诸如做胸透、血检等的仪器设备,也得准备好。

    容凌被推了进去,先去做了胸透,情况如他最开始所说的那般——还行。射入他体内的子弹,五颗之中,有两颗被防弹衣给挡了下来,这里面有一颗,就曾经差点成为最致命的。这也是李兰秋给容凌的第一颗子弹。

    H国的防弹衣质量还是非常靠谱的,第一颗凶险异常的子弹,就这么被防弹衣给挡了下来。但是近距离的子弹攻击,还是产生了强烈的“轰击死亡”的效果。也就是说,虽然子弹没有穿透防弹衣,当时因为强大的动能,小小的子弹瞬间就像是一块巨石一样地砸在了人体上。这种强烈的轰击死亡,严重的话依然会让人死亡。

    不过,得庆幸俞旭当初让人给李兰秋的枪,不是什么高端的家伙,而只是市面上很容易就能搞到的一般货。当时俞旭这么做,也是为了尽量撇清容凌这边的嫌疑。如此,李兰秋那边万一出事了,那M方也无法从那普通货色的枪支上查出什么。既然是普通货色,那么枪的威力还有子弹就都不会太出色。如此,子弹才没有射穿防弹衣,产生的动能也没强大到一下就让容凌致死。不过,虽然没有致死,但是巨大的疼痛却是免不了的,所以容凌当时才有胸口剧痛,脑袋像是被重锤给砸了一下的感觉。

    好在,他的身体因为无数次的训练已经生出了本能反应,当时那么一扭,就躲开了这致命的第二颗子弹。

    再好的防弹衣,也扛不住你如此密集的射击。因为第一颗子弹,防弹衣已然受了损伤,第二颗子弹射过来,防弹衣挡住了一部分动能,却再也坚持不住,被射穿了,那子弹就射入了容凌的体内。

    好在,容凌扭了那么一下,又好在容凌长的高,所以,身高差不多有一米六六的李兰秋矮了他一大截。她的脸也不过刚好可以靠在他的胸口,当时在那么焦急的情况下,她从毛毯底下掏出枪去打容凌,这手就不可能抬地抬高,第一枪她能瞄准位置,第二枪却是不能了。当时的情况是容凌略扶着李兰秋,自然就有些弓着腰,然后挨了一枪之后,他做出了本能反应,身体绷紧一扭,那枪口就只能朝下,然后又朝侧边滑动。如此,最后没有射中容凌的心脏。又因为被防弹衣拦了一下,威力就小了很多。

    等到第三颗,那偏离心脏就更远了,也照旧被防弹衣给拦了一下!

    然后便是第四、五颗,那时容凌的本能防卫就更强了!

    最后那一颗,也就是第五颗因为偏离前面几颗较远,所以再一次被强大的防弹衣给拦了!

    也就是说,射入容凌体内的,一共有三颗子弹。但这三颗,都被容凌靠强大的意志力,自行用小刀从体内给挖出来了!

    要是让子弹留在身体里,时间长了,那就是玩命!

    俞旭看着仪器上的透视结果,忍不住再次让泪给模糊了眼。直接拿小刀去开自己的胸口挖子弹,大哥当时到底是靠什么样的毅力给撑过来的啊!

    面色苍白的容凌冲俞旭打了一个手势,大意是——我说了没事,快回去吧!

    医生在一边低低地建议:“最好应该做一个补助性的手术,创口处理的不是很好,应该需要重新处理……”

    “不现在做也没事的吧?”

    俞旭问。因为他看到了容凌冲他打来的手势,他在很坚决地向他表示——立刻回去!他心里明白大哥想要尽快见到林梦的急切,当时他一找到大哥,手机就被大哥给讨要走了,然后大哥立刻给林梦打了电话。大哥说“小乖,我想你了,来接我回家好不好”的时候,他落泪了。他能明白这种大难不死之后,想要率先安慰心爱之人的心情,也能理解这种想要马上飞奔到亲人身边的急切渴望。

    这半个月,对林梦是一个煎熬,可是对大哥来说,又何尝不是煎熬。或许,便是靠着对林梦的牵挂,大哥才能顽强地活了下来。

    子弹尽管是在当时被尽快取了出来,可是这受了伤、大出血的身子,又哪能是轻易养得好的?!更别提,还在这样一座小孤岛,根本就没什么吃的,生生地都能饿死一个人。

    他找到大哥的时候,看到大哥面色苍白地靠在礁石上、**的上半身缠着暗红色、明显是被鲜血给浸染的布条的时候,这心,就像是被扎了一刀似的!

    能够在这么艰苦的环境中活下来,太不容易了!

    大哥在拨打电话的空隙,又特意吩咐他不许咋呼,务必要配合着他、表现出他一切都很好的样子,这还不是为了能让电话那一头的林梦安心?!大哥胸口有伤,又如此虚弱,根本说不了太多的话,可是对着林梦的时候,却强撑精神,一幅什么都没发生,他很好的样子,这根本就是为了不让林梦担心!大哥还笑,口吻里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异样,他看了,实在辛酸。

    小岛礁石或大或小,有高有低,让这道路崎岖不平,他招呼了抬担架的手下们一声“小心”,都惹来了大哥警告性的一眼!

    这些,都是为了林梦!

    所以,就让大哥快点见到林梦吧。不是紧急到必须要做的手术,那么就先拖一拖吧。估计,林梦才是大哥最好的良药,越早让大哥见到林梦,那他就能好的越快!

    而且,林梦也想早点见到大哥的,是疯了一样的想。

    电话是免提状态,他大约能猜出一些林梦现在的样子!

    这些日子,对谁来说,都是不容易,尤其,是对这两人!

    所以,他对医生问出了这样的话。

    医生愣了一下,点了点头。

    然后,容凌迅速被转移到直升飞机上。在机翼的呼呼声中,一行人迅速朝距离京都最近的港口飞去!

    俞旭没有拿回放在容凌身侧的手机,那是容凌和林梦真正相见之前的牵系,所以,通话根本就不可能断。他拿了手下的手机,给大扬打了电话,告诉了容凌接下来的行程,让大扬带着林梦母子三去港口迎接。

    大扬把一切都给摸清楚了,就带着母子三出发了。其它有这心的,也就跟着了。还有如石羽等,也得到了消息,分别从不同的地方,赶了过来,渐渐地和林梦汇合了。最后,一个庞大的车队,浩浩荡荡地朝北锁港口开去了!

    期间,通话一直持续着,但却只有最简单的内容。

    “容凌!”

    “嗯……”

    “爹地!”

    “嗯……”

    “容凌!”

    “嗯……”

    母子三的呼唤,每隔一小段时间,就会扬起,然后无一例外的,都会得到容凌低低的回应。这一声“嗯”,谈不上荡气回肠,但却以可堪比“绕梁三日余音不绝”的韵味,让人淡淡的悸动着、温暖着。

    看似最简单的对话内容,但其实包含着最深沉的情意!

(古默现代言情小说《豪门小老婆》已经更新到这种事,不许再做!三,请Ctrl+D收藏本站www.haomenxiaolaopo.net方便下次阅读)
百度